任人 發表於 2022-8-25 21:47:17

《本草乘雅》:「膝蔓左旋,兩花一蒂,兩瓣一花,效一陽始於二陰下,震象也。唯能忍冬,乃得震距唬,故主飛尸、遁尸、風尸、沉尸、尸疰。壞我形藏者,振肅而啟。若寒熱身腫,以及風濕痺氣,鬼擊癰瘍,失承左道者,使之仍順乎天施。所謂神轉不迥,迥則不轉,乃得其機。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。」

忍冬藤蔓左旋,能承左道,順乎左生之道,針法之捻轉補瀉,亦法此左旋為補法,生法?針法補瀉,實亦仿此忍冬之左旋也,亦似今之螺旋也。
經冬不凋,亦此生氣也。

關於神轉不回,回則不轉,屬內經《玉版论要》語。引王冰注及恽铁樵《群经见智录》,由木至火,由火至土,相生之道,即「神轉」。由木至金,由水至土,自水右旋,即「回」也。



王冰注曰:“血气者,神气也。《八正神明论》曰:‘血气者,人之神,不可不谨养也。’夫血气顺四时,递迁囚王(旺),循环五气,无相夺伦,是则神转不回也。‘回’,谓却行也。然血气虽王,不合却行,却行则反常,反常则回而不转也,回而不转,乃失生气之机矣。夫木衰则火旺,火衰则土旺,土衰则金旺,金衰则水旺,水衰则木旺,终而复始循环,此之谓神转不回。若木衰水旺,水衰金旺,金衰土旺,土衰火旺,火衰木旺,此之谓回而不转也。然反天常轨,生之何有耶?”

任人 發表於 2022-8-31 11:25:36

在神農本草經讀的凡例,陳修園說葉天士在<本草經解>上囿於時好,立論多失於膚淺,而間有超脫處。

吾以為葉氏此一囿於時當好,若非此囿於一時,則何以脫出傷寒而創立溫病學派,以敷時用?

任人 發表於 2022-9-3 11:16:43

吾恐靈胎之言為確,中醫確有症者,今人言證、病機,實中醫有治症之處,其要在神農本草經。恐藥亦有其對症,用之準則效如浮鼓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9-3 11:34:43

此對症之要,首先在治藥,即是本草對藥物治症準的,此不可不尋於神農本草經。
而世經多變,又不可不借鑑後世本草之補充發明。即如金元點出歸經一途,便是於藥物走經絡之研究中的。但吾以為,此不可代替本經藥物治症之傳統,當參以靈胎所言之或可或不可,用之又不囿於此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9-3 11:36:52

本經用藥其中一理,辨於醫方考之「類從」。

此是何物?
吾引醫方考數方敷陳,讀之便明,至末後一方,至為類從之頂端者,明之則全遍通曉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9-3 11:54:24
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22-9-3 12:00 編輯

類從者,同類相從也,此理肇於易經,而用於醫學,易曰:「同聲相應,同氣相求,水流濕,火就燥,雲從龍,風從虎,聖人作而萬物睹,本乎天者親上,本乎地者親下,則各從其類也。」莊子·渔父:「同類相從,同聲相應,固天之理也。」內經曰:「衰之以屬。」


《類說》羊肝丸
夜明砂(淨洗) 蟬蛻 木賊(去節) 當歸(各一兩) 羊肝(四兩)
上藥以前四物研為細末,以羊肝水煮爛搗如泥,入前四物拌和,丸如梧子大。食後溫湯下五十丸。
明州定海人徐道享者,事母至孝,因患赤眼而食蟹,遂成內障,凡歷五年,雖抱眼疾,篤孝弗衰。忽夢一僧人授以此方,制而服之,百日復明。昆謂夜明砂能攻目中惡血,當歸身能生目中新血,蟬蛻能去目中翳障,木賊能散目中翳熱。乃羊肝者,同類相從,能引四物入肝而利其竅也。孝道感格,故致神方,所謂誠能動天也。


活絡丹
膽南星 川烏(炮,去皮臍) 草烏(炮,去皮,各六兩) 地龍(去土,火干) 乳香(去油) 沒藥(各二兩二錢)
中風,手足不用,日久不愈者,經絡中有濕痰死血,此方主之。
南星之辛烈,所以燥濕痰;二烏之辛熱,所以散寒濕。地龍,即蚯蚓也,濕土所生,用之者何?《易》曰:方以類聚。欲其引星、烏直達濕痰所聚之處,所謂同氣相求也。亦《內經》佐以所利,和以所宜之意。風邪注於肢節,久久則血脈凝聚不行,故用乳香、沒藥以消瘀血。


牽正散
白附子 白殭蠶 全蠍
(並生用,為末,每服酒調下二錢)
中風,口眼喎斜,無他證者,此方主之。
艽、防之屬,可以驅外來之風,而內生之風,非其治也;星、夏之輩,足以治濕土之痰,而虛風之痰,非其治也。斯三物者,療內主之風,治虛熱之痰,得酒引之,能入經而正口眼。又曰:白附之辛,可使驅風;蠶、蠍之咸,可使軟痰;辛中有熱,可使從風;蠶、蠍有毒,可使破結。醫之用藥,有用其熱以攻熱,用其毒以攻毒者,《大易》所謂同氣相求,《內經》所謂衰之以屬也(至真要)。



鱉甲煎丸
鱉甲(十三片) 蜂窠(四分,炙) 蜣螂(炙) 柴胡(各六分) 烏羽 瞿麥 桃仁 乾薑(各二分) 牡丹皮 芍藥 䗪蟲(各五分) 赤硝(十二分) 黃芩 鼠婦(炙) 桂枝 石葦(去毛) 厚朴 紫盛 阿膠(炒) 大黃(各三分) 葶藶(熬) 半夏 人參(各一分)
上二十三味,取煅灶下灰一斗,清灑一斛五斗,浸灰,候酒盡一半,著鱉甲於中,煮令泛爛如膠漆,絞取汁,內諸藥煎,為丸如梧子大。空心服七丸。日三。
瘧疾久不愈,內結癥瘕,欲成勞瘵者,名曰瘧母,此丸主之。
凡瘧疾寒熱,皆是邪氣與正氣分爭,久之不愈,則邪正之氣結而不散,按之有形,名曰瘧母。始雖邪正二氣,及其固結之久,則頑痰、死血皆有之矣。然其為患,或在腸胃之中,或薄腸胃之外,不易攻去,仲景公先取灰酒,便是妙處。蓋灰從火化,能消萬物,今人取十灰膏以作爛藥,其性可知;漬之以酒,取其善行。

若鱉甲、鼠婦、䗪蟲、蜣螂、蜂窠者,皆善攻結而有小毒,以其為血氣之屬,用之以攻血氣之凝結,同氣相求,功成易易耳。

乃柴胡、厚朴、半夏,皆所以散結氣;而桂枝、丹皮、桃仁,皆所以破滯血;水穀之氣結,則大黃、葶藶、石葦、瞿麥可以平之;寒熱之氣交,則乾薑、黃芩可以調之。人參者,所以固元於克伐之場;阿膠、芍藥者,所以養陰於峻厲之隊也。烏羽、赤硝、紫盛,隋唐醫哲,皆不知之,故以烏羽作烏扇,赤硝更海藻,紫盛更紫葳、紫菀。今詳四物,亦皆攻頑散結之品,更之未為不可,然依舊本,仍錄烏羽、赤硝、紫盛者,不欲遽然去之,蓋曰愛禮存羊云爾。



冰煎理中丸

宋徽廟常食冰,因致腹痛,國醫進藥俱不效,乃召泗州楊吉老脈之。吉老曰:宜主理中丸。上曰:服之屢矣,不驗。吉老曰:所進湯使不同,陛下之疾,得之食冰,今臣以冰煎藥,此欲已其受病之原也。果一服而瘳。昆謂是義也,《大易》所謂同氣相求,《內經》所謂衰之以屬也。自非吉老之良,烏能主此?


《千金》神造湯
蟹爪(一升) 阿膠(三兩) 甘草(二兩)
婦人脈陰陽俱盛,名曰雙軀,若少陰微緊者,血即凝濁,經養不周,胎卻偏夭,其一獨死,其一獨生,不去其死,害母失胎,宜此方主之。蟹爪能破胞而墮胎,以其稟鋒利之質故耳,非妊娠所宜也。是方也,蓋用蟹爪攻其死,阿膠安其生,甘草平其毒也。或問蟹爪之毒手,保其不傷彼生者乎?余曰:無死者則傷生,有死者則毒以類從,惟攻其死,不犯其生。此《大易》方以類聚,物以群分,水流濕,火就燥之義也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9-3 11:59:45
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22-9-3 12:02 編輯

《千金》神造湯者,類從之理之立方最上者,有從其生類,有從其死類,各有所從,明此,則正邪皆可類從也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9-3 12:35:11

此歸經之前,肇自神農本草之理也,觀其動物藥例無不可明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9-11 23:09:35
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22-9-11 23:22 編輯

徐靈胎:二十年來,時醫誤閱古方,增重分兩,此風日熾,即使對病,元氣不勝藥力,亦必有害,況更與病相反,害不尤速乎?既不考古,又無師授,無怪乎其動成笑柄也。

劉完素亦有言:何則穀入於口而聚於胃,胃為水穀之海,喜穀而惡藥,藥之邪所入,不若穀氣之先達,故治病之法,必以穀氣為先,是以聖人論真邪之氣者,謂汗生於穀,不歸於藥石。

近世重用附子,傷寒原劑量者,需思考此題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9-11 23:15:12

麻黃發汗,抑或麻黃發動衛氣汗出,心裡需要明白。
頁: 1 2 3 4 5 6 7 8 9 [10] 11 12
查看完整版本: 讀醫隨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