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人 發表於 2021-3-11 16:46:45

「中央者...其民食雜而不勞。」

今各國美食林立,中日意泰拈手可得,不謂雜乎?

任人 發表於 2021-8-14 23:05:03

前列腺肥大,辨證作下焦濕,或挾瘀。

不亦飲邪乎?
據其黏性,或者喚痰亦可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8-28 22:26:02

《醫原.人身一小天地論》:「若夫地固承天者也,地氣不上騰,則天氣不下降。胃固人之地氣也,腎乃天氣蘊蓄於地中者也。胃為水穀之海,又為倉廩之官。胃之發育,又藉腎之真陰真陽以與為發育者也,經故曰:腎為胃關。」

醫原此書深明天地陰陽之理也!名符其實!

任人 發表於 2021-8-28 22:43:26

「經曰:天氣通於鼻。又曰:鼻為肺竅。一經外感,咳嗽喘滿,鼻竅即塞而不利,是鼻竅與肺最切近者也。他如心寄竅於耳,膽脈上絡於耳,腎開竅於耳,肝開竅於目,脾開竅於口,腎又開竅於二陰,乳竅下通於肝胃,臍竅後通於命門。(臍竅與兩腎中間之命門,針鋒相對。)雖各竅自有其本氣,而要皆宗氣所貫通也。」

此透宗氣之大秘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8-28 22:44:55

「凡外感燥濕,種種見證,雖各臟腑本氣自病,而要皆關乎肺,以肺為群氣之宗,天無二氣故也。不獨空竅之大者為然也,即皮膚外八百萬有奇之汗空(汗空名玄府,又名鬼門,)亦無不然,經故曰:肺主皮毛。」

群氣之宗也,大哉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8-28 22:47:36

「夫天之真陰真陽,發於地上,以生萬物,實藏於地中,而為萬物所由生。人身肺之真陰,下布於腎而為水,肺之真陽,下納於腎而為火,所謂地居天中,天包乎地也。兩腎中間,名曰命門,為人身之根柢,一陽藏於二陰之中,水火互宅,在卦為坎。肺一呼一吸,與腰間腎氣息息相通,經故曰:腎上連肺,至於脾,猶地上堤防之土,為胃散精以上輸於肺者耳;肝猶地上之木,以樞轉地中生發之氣者耳;六經為川,腸胃為海,猶地之有涇渭,運清而行濁者耳。由此觀之,人身不誠一小天地哉!肺、腎也,胃也,非又人身所最重者哉!」

此篇,即石壽棠言陰陽應象大論也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8-28 23:35:46

肺亦天氣下為雨?

經曰:「雨氣通於腎」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8-30 11:34:47

論語八佾:
哀公問社於宰我。宰我對曰:「夏后氏以松,殷人以柏,周人以栗,曰使民戰栗。」子聞之曰:「成事不說,遂事不諫,既往不咎。」
哀公問宰我,製作土地爺用哪種木頭。宰我說:「夏朝用松,殷朝用柏,周朝用栗,說:使人膽戰心驚。」孔子聽後說:「以前的事不要再評說了,做完的事不要再議論了,過去了就不要再追咎。」

用栗樹,欲使人戰栗,即是連生活製作皆有取材用意。
而栗何以有戰栗之象?猜想是 栗果之殻帶刺,有刑罰之象。
不過後世用風栗殻治丹火瘡,毒腫。則以發散為主。

至於孔子,應該是覺得栗樹之氣並非是好的決定,才說出既遂事不諫,既往不咎詞。
個人感覺,松質陽剛,凌冬不凋,善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8-30 11:40:34

讀古書,見周朝有五行之官位,愚不禁思索,內經所云肝為將軍,肺為相府,豈虛言哉?實內經之學,並行也矣。 周禮之祭祀,又見獻之動物之五臟,或以此獻其氣也。

若問祭祀感覺不仁,則亦既往不諫,取其意即可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9-18 21:09:35

《肘後備急方》:「

治心肺傷動冷痛方。桂心二兩,豬腎二枚。水八升,煮取三升。分三服。

治卒得咳嗽方。
....
又方 豬腎二枚細切,乾姜三兩末。水七升,煮二升,稍稍服,覆取汗。」

記錄一下。
頁: 1 2 3 [4] 5 6 7 8 9 10 11
查看完整版本: 讀醫隨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