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人 發表於 2022-7-1 10:53:19

感冒之噴嚏出涕

病風熱感冒,出清涕,此處不作肺氣不通,鼻涕失攝而出。
嘗論曰:風熱在肺,肺氣欲一宣而衛氣出,邪氣併出。惟肺氣受郁未得以宣,則先解於肺竅,鼻也。故鼻之涕出,噴嚏,為肺氣欲出於鼻。
苟得皮毛亦開,表解,則肺肺得以從皮宣洩,鼻涕亦止。

在風熱,尚可解作病火熱,從劉完素解,則涕為水之虛化,汗液如是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7-1 11:01:07

天下無逆流之水。蓋肺熱甚則鼻涕出,此有如溫泉湧出之象,當中有氣,乃熱氣也。


龐安常云:「人身無倒上之痰,天下無逆流之 水。」誠哉斯言。以此思之,人之氣道貴乎順,順則津液 流通,決無痰飲之患

任人 發表於 2022-7-1 11:03:34

《东医宝鉴》:“嚏者,……鼻为肺窍;痒为火化;发于鼻则痒而嚏也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7-1 11:30:38

臍下與腎間皆有原氣,原氣使行三焦,乃生命之根,十二經之本,經歷留止於五臟俞穴,六府原穴。原穴乃原氣通行三焦留止十二經之穴。

難經:
府者,陽也。三焦行於諸陽,故置一俞,名曰原。府有六者,亦與三焦共一氣也。

五藏俞者,三焦之所行,氣之所留止也。

焦所行之俞為原者,何也?
然:臍下腎間動氣者,人之生命也,十二經之根本也,故名曰原。三焦者,原氣之別使也,主通行三氣,經歷於五藏六府。原者,三焦之尊號也,故所止輒為原。五藏六府之有病者,取其原也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7-3 23:47:11

《五運行大論》:
        岐伯曰:東方生風,風生木,木生酸,酸生肝,肝生筋,筋生心。

張景岳:此東方之生化也。明此者,可以治肝補心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7-4 00:49:07

朱子語類:乾之四德,元,譬之則人之首也;手足之運動,則有亨底意思;利則配之胸臟;貞則元氣之所藏也。又曰:「以五臟配之尤明白,且如肝屬木,木便是元;心屬火,火便是亨;肺屬金,金便是利;腎屬水,水便是貞。」道夫

任人 發表於 2022-7-13 13:22:31
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22-7-13 13:35 編輯

甘麥大棗湯的方論古來有異,有從心肝入手,有牽涉脾胃。當中我留意的是小麥的性味主治理解:

小麥
氣味甘,微寒,無毒。入少陰、太陽之經。

時珍曰︰按︰《素問》云︰麥屬火,心之穀也。
鄭玄云︰麥有孚甲,屬木。(葉裡白皮。甲,草木初生時所帶種子的皮殼。植物籽實的外皮。不是所有果實種子皆帶有皮殼,而初生猶有,故屬木?)
許叔重云︰麥屬金,金王而生,火王而死。
三說各異。而《別錄》云︰麥養肝氣,與鄭說合。孫思邈云︰麥養心氣,與《素問》合。
夷考其功,除煩、止渴、收汗、利溲、止血,皆心之病也,當以《素問》為準。蓋許以時,鄭以形,而《素問》以功性,故立論不同爾。


李時珍是如何看待藥物性味主治出了歧義的情況?
此處值得留意的是,許叔重用生長收成時間來論小麥的五行屬性,鄭玄用小麥的形狀來論。古來醫家皆有留意藥物的生成與形狀性情,而後世明清本草佚起,論藥象更繁。
李時珍提供了他的思路: 驗之藥物的主治功效。
他認為許,鄭,素問的立論皆有所不同,但我想關鍵是,象可以有繁多,如鑑賞一藝術品有不同的思路入手,惟其中當有最為重要者,醫家當取此主象,知其主氣,驗之於治療,則可與其他區別。

小麥, 在素問有歧, 金匱真言論屬木穀, 五常政取為火穀, 又見有心病宜食麥. 別錄謂麥補肝氣. 經典尚有差異, 當考之於其性味, 功效, 後世治驗.
而甘麥大棗湯所治, 多屬心肝.
麥微寒,入心卻屬微寒,故能除煩。
止渴收汗,皆麥能潤液之效。又配大棗之潤。
另曾想, 若麥與心肝皆有所連, 則心肝同治.


任人 發表於 2022-7-20 22:13:57

醫方考

闢瘟法
凡覺天行時氣,恐其相染,須日飲雄黃酒一卮,仍以雄黃豆許用綿裹之,塞鼻一竅,男左女右用之。或用大蒜塞鼻,或用阿魏塞鼻皆良。
雄黃氣悍,能辟惡邪;大蒜、阿魏,氣之至臭者,臭勝則諸穢皆不足以加之矣。但蒜大熱,阿魏透腦,虛人難用,不若雄黃便於事爾。

----
原來大蒜闢瘟,是以臭勝穢。又與芳香闢穢一途甚異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7-23 15:30:19
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22-7-23 15:34 編輯

蓋噴嚏者,雷氣之義也,其人內陽外陰陽氣奮發而為嚏也。今欲嚏而不能嚏, 是陽欲出而復留,陰氣盛也,故知腹中寒也。

此欲嚏而不能嚏之症可辨。

------
《醫宗金鑑·訂正仲景全書金匱要略註》篇名:腹滿寒疝宿食病脈證並治第十
編號:腹滿009
經文:
中寒,其人下利,以裏虛也,欲嚏不能,此人肚中寒。一云痛
註:上條以喜欠清涕自出,辨心胸之中寒;此條以下利欲嚏不能嚏,
     而辨腹中寒也。
  其人下利裏氣素虛也,欲嚏不能嚏,何以知此人腹中寒也?蓋噴嚏者,
     雷氣之義也,其人內陽外陰陽氣奮發而為嚏也。今欲嚏而不能嚏,
     是陽欲出而復留,陰氣盛也,故知腹中寒也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7-23 15:42:26

《理瀹駢文》:「連嚏數十次則腠理自松。即解肌也。涕淚痰涎並出。胸中悶惡亦寬。即吐法也。」

連嚏則腠理自松,此身體之自救也。
取嚏數十而解肌,此醫者之治法也。

感冒之涕淚痰涎並出,此身體之自救也。
嚏法之涕淚痰涎並出,此醫者之治法也。
悲傷之涕淚痰涎並出,此五志化火之水化並出也。
喜笑之涕淚痰涎並出,此喜志化火之水化並出也。
頁: 1 2 3 4 5 6 7 8 [9] 10 11
查看完整版本: 讀醫隨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