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人 發表於 2020-2-18 21:51:57

採詩

網上漫觀,興之所致,即採其華,置於園中,以為珍寶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0-2-18 21:54:26

佚名(漢樂府)       

長歌行

青青園中葵,朝露代日晞。
陽春布德澤,萬物生光輝。
常恐秋節至,焜黃華葉衰。
百川東到海,何時復西歸。
少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。


葵,向日葵。
待日晞,待東方曉出。
焜黃,植物晦暗枯黃。
華,同花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0-3-1 17:18:43

文選·左思·雜詩:「明月出雲崖,皦皦流素光。」

秋風何冽冽,白露爲朝霜。
柔條旦夕勁,綠葉日夜黃。
明月出雲崖,皦皦流素光。
披軒臨前庭,嗷嗷晨鴈翔。
高志局四海,塊然守空堂。
壯齒不恆居,歲暮常慨慷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2-23 11:59:12

明王世貞 小诺皋

    阖辟以前,乾坤之外,到了不堪穷际。
    尽追求、尽教胡突,依形附气。
    何处小儿谵语,羞杀井蛙蛭蚁。
    说甚么、出世住世治世。
    黄面瞿昙,青牛老子。
    更有那、我家司寇,伎俩一般而已。
    赚人处,还在此。
    稷下万言,河间千卷,毕竟没些巴鼻。
    莫轻容、古人瞒过,常谈俗事。
    妆点几张故纸,无柰藏头露尾。
    不采他、上计中计下计。
    浊酒三杯,清琴一几。
    别饶借、淡风微月,受用剩山残水。
    五更事,休办龋

任人 發表於 2021-12-2 23:35:10

鄭板橋.竹石

咬定青山不放鬆,立根原在破巖中。
千磨萬擊還堅勁,任爾東西南北風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12-8 17:31:48

長安有男兒,二十心已朽。

千年之隔,原來舊戲新人,大家都在叫老。


出自唐代李賀的《贈陳商》

長安有男兒,二十心已朽。
楞伽堆案前,楚辭系肘後。
人生有窮拙,日暮聊飲酒。
只今道已塞,何必須白首?
淒淒陳述聖,披褐鉏俎豆。
學為堯舜文,時人責衰偶。
柴門車轍凍,日下榆影瘦。
黃昏訪我來,苦節青陽皺。
太華五千仞,劈地抽森秀。
旁古無寸尋,一上戛牛斗。
公卿縱不憐,寧能鎖吾口?
李生師太華,大坐看白晝。
逢霜作樸樕,得氣為春柳。
禮節乃相去,憔悴如芻狗。
風雪直齋壇,墨組貫銅綬。
臣妾氣態間,唯欲承箕帚。
天眼何時開,古劍庸一吼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1-12-8 17:42:04

李商隱的〈無題〉:

相見時難別亦難。東風無力百花殘。
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乾。
曉鏡但愁雲鬢改,夜吟應覺月光寒。
蓬山此去無多路,青鳥殷勤為探看。

按:相見時難別亦難,東風無力百花殘。
首句唸着已悲戚,誰想到下句更絕,蠶死連絲也盡,蠟炬無光盡成灰。

有時想着,這些詩太悲傷了,理性告訴自己,悲傷肺,平素多悲的人,鬱鬱之人,應該避之以全生。
儘管末聯有回光之景,算是一絲生機,也是留給後世看詩人的一點慰藉?

引:
//張高評教授則說:「本詩內容淒美,音節沉鬱,情感熱烈,結構統一,得力於義山工於比興,妙於象徵。如春蠶、絲、蠟炬、百花、雲鬢,這些都是容易幻化的意象;東風、曉鏡、月光,是心鏡最佳的投影場;如青鳥、蓬山,又是虛幻不實的意象。這些意象,都統攝於希望與等待的渺茫中,所以表現出低回要眇、朦朧含蓄的詩境來!」(《唐詩三百首鑑賞》)

https://www.orangenews.hk/author/1131402/%E4%BC%AF%E7%88%B5%E8%8C%B6%E8%B7%A1%EF%BD%9C%E7%B9%AD%E7%B5%B2%E5%85%A7%E7%9A%84%E4%BB%99%E9%84%89%EF%BC%9A%E6%9D%8E%E5%95%86%E9%9A%B1%E3%80%88%E7%84%A1%E9%A1%8C%E3%80%89.jhtml?fbclid=IwAR2hU_43yZCTVF8CE9tMRIl46BCdPE_Q9WA0ZMwhagDs-npEumO9LMM4ZUM

任人 發表於 2022-1-19 23:23:16

韋應物的《秋夜寄邱员外 / 秋夜寄丘二十二员外》

懷君屬秋夜,散步詠涼天。
空山松子落,幽人應未眠。

陸機在《文賦》中指出,作者在構思時,可以“觀古今於須臾,撫四海於一瞬”。劉勰在《文心雕龍·神思篇》中也說:“文之思也,其神遠矣。故寂然凝慮,思接千載;悄焉動容,視通萬里。”

任人 發表於 2022-1-21 23:53:27

唐.張謂
《题长安壁主人》

世人結交須黃金,黃金不多交不深。
縱令然諾暫相許,終是悠悠行路心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1-21 23:54:04

唐代張謂的《早梅》

一樹寒梅白玉條,迥臨村路傍溪橋。(村路 一作:林村)
不知近水花先發,疑是經冬雪未銷。
頁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採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