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人 發表於 2022-2-8 23:46:04

錢穆有一句一直不懂,他說經義衰落,則方術興起。

之前不明白,現在想通了,看看新年伊始,我們電視台最喜歡談的是什麼?如何為自己招來好運。

孔子說:「人而不仁,如禮何?」又說「祭禮與其敬不足而禮有餘也,不若禮不足而敬有餘也。」
如果行為不仁,想着要擺個陣法,上個頭炷香,就能祈求一年好運。即使招來了運氣,恐怕也留不住。
即使為一國之首,祭祀之禮能至厚,周公尚且告誡成王「不可以不敬德」,以免失去天命。這是因為留住運氣的必要條件不足祭祀,不是獻禮,不是陣法,而是仁心。
禮之本如是,更況乎術。

經義隱,方術興,這是一個陰陽消息,歷史潮流的徵兆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2-8-10 22:57:51

任人 發表於 2022-2-3 12:46
此書對我最大之啟發,亦在宋儒的兩種表現。其一,是范仲淹、王安石變法失敗後,宋儒明白到要改革現實,更重 ...

「范王二人政治重於教育,而二程橫渠以來,則教育重過政治,走上講學的路。
為什麼要這樣?這是歸納范王變法失敗所遇到的阻力與困難,從而看到,相比起論治道,首要任務在啟迪人心,開尊德樂道之誠。
在我看來,即是比起革新政治,不如先選擇講學,疏通心性。
若以蘇湖講學的教法分類,有經義和治事兩項,治事包括治民、講武、堰水、曆算等,都是治理國家的要務,而經義則是講明六經。
為什麼疏通心性重於治事?因為要先使社會人心轉向,種一誠心種子,欲改變時艱,先從改易風俗入手,則人心漸善,而希冀以此聚善類,蓄勢。用呂東萊的話,即是「善類既多,氣燄必大,薰蒸上騰,亦自有轉移之理。」

對於香港,甚至整個中國的格局,中醫學的格局,我的想法是:
1. 中國上下千年累積的文明,必有其陽氣,當有此陽氣升發之時。
2. 此陽氣自心而發,所以比起其他外在的條件,更着重首要疏通心性。
3. 由此復卦陽氣遞增,自下而上,自內而外,自知致行,陽氣日蒸,陰漸消退。
4. 我對於這股至大至剛的陽氣的信任,接近於神秘樂觀。
頁: 2 3 4 5 6 7 8 9 10 11 [12]
查看完整版本: 讀國史大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