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人 發表於 2020-1-13 22:08:11

學詩

子曰:「詩三百,思无邪。」在心為志,發言為詩,故詩之有經也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0-1-22 11:31:17

Goldmund 發表於 2020-1-21 23:14
則照你所言,思無邪只是為了保持五行平衡,而不是因為它不道德?這與我理解的孔門之言不合。

再者,捧出 ...
五行在德為五常,仁即木,信即土,仁義禮智信是五行在德所化。陰陽五行能化於不同的範疇,所以孔子是先說立天之道曰陰陽,最後立人之道是仁義,陰陽在德為仁義。周敦頤說五性感动而善恶分,万事出矣。圣人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,立人极焉。五性是言五行之德,中正就是土德,孔門根本即在此。五性五行現在沒什麼人說.

這個世界方方面面皆有五行,五行生剋制化,平衡這詞用得不好,最後還是歸到中和。這就是與天地合其德,
,日月合其明,四时合其序,鬼神合其吉凶,君子修之吉,小人悖之凶。為什麼一件事應該做?因為做了是吉?因為吉是天人相應,從人道而知天心發微。後世見惡人有福,以為天無眼不明,道門直說是餘慶未盡,盡則惡報臨頭,滅頂,凶。

房事消耗的是陰中陽,是男女陰處交會,用身體的象足以判別此事之五行,所以宜在陰時陰處和合,晝為陽,夜為陰,睡房為陰,陰爻居陰位為正位。陰就是不顯眼,不宜置於日光,宣之眾人,要不就像麻雀交合旁鳥圍觀了,洞房就是給予私人的地方。陰中陽宜藏不宜見,所以房事宜有節,也是上古之人不會飲酒行房。用五行來說,俗言春宵,是春木洩用冬水。水者宜藏少洩,不宜過多,津液在體肉循行,流出來就是有偏盛了(劉完素五志化火搖水有論,暫不展開)

如果明白了事物的陰陽五行,就能明白聖人如何制禮。婚禮用紅色因屬火,是夏天濃盛氣象。很多事不是不能做,但在不合適的時地做,會有所消耗,甚至刑剋而得凶果。選吉日,比如有屬水之日,水日行火事是自傷刑害。現代人不信,並不代表這些法則沒傷害,不知科學到何年才能究明?

圣人者,处天地之和,适嗜欲于世俗之间,无恚嗔之心。要和,便要居中得正,明白事情的陰陽五行吉凶。至於平民想做君子修之吉,還是明白道理以後想自由地凶,這是崇尚自由的時代,適隨尊便。

至於就文學論文學,對我來說,還是順從天地之理,天地之和,以天地判教。如果寫出佈滿陰氣的詩,同氣相求也會招陰,若其人明白天地之理箇中吉凶並決意自由如此,余亦言默不說便是。

任人 發表於 2020-1-13 22:09:14

之前為方考背誦考試,填了第一首宋詞...


<虞美人.中風>
中風絡脈秦艽腎,擾鎮肝風潛。閉陽至寶角安宮,蘇合滌痰脈生附參湯。後遺風痰應猶在,飲子天麻改。半身言語眼喎邪,四両黃耆解語散牽正。

印象 發表於 2020-1-14 00:21:40

或云,詩三首,思滿邪


胡春香

<晝寢少女>

夏日溶溶東南風,少女酣然入夢中。
竹梳斜插烏雲鬢,掩衣滑落玉酥胸。
兩座蓬島香仍駐,一道桃源水未通。
君子游移去不絕,去也枉然住不成。

<湯圓>

妹身又白又勻稱,哀與山河共浮沉。
搓圓捏碎隨人意,唯守丹紅一片心。

<菠蘿蜜>

妹身好比菠羅蜜,瓣肥肉厚皮帶刺。
君子若愛就打樁,莫用手摸出漿漬。


任人 發表於 2020-1-14 11:11:21
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20-1-14 11:13 編輯

詩三百者,言詩經也,以其載人之思情,胸中不平,喜笑而歌,悲傷欲詠,故詩乃學言之始也,亦哴哴上口。唐韓愈云「文以載道」。斯文不載道,將載何意?綺語出之易,因果承之苦,惟今人不信矣,吾則無自招煩惱。

Goldmund 發表於 2020-1-20 19:45:31

任人 發表於 2020-1-14 11:11
詩三百者,言詩經也,以其載人之思情,胸中不平,喜笑而歌,悲傷欲詠,故詩乃學言之始也,亦哴哴上口。唐韓 ...

如何界定甚麼是「綺語」?「求之不得,輾轉反側」算不算是綺語呢?

任人 發表於 2020-1-21 13:35:47

Goldmund 發表於 2020-1-20 19:45
如何界定甚麼是「綺語」?「求之不得,輾轉反側」算不算是綺語呢?

既然孔子說詩經的思无邪,又未刪去輾轉反側一句,余以為此句可以接受。飲食男女乃人之大欲,少男少女思慕之情,亦一自然。詩經甚至有婦人埋怨丈夫貪圖新人美色。因人是需要抒發情感。要求所有人都能看破戒口,就不近人情了。

只是細言房中之事,擬諸描述,余以為有所過。
近年大量流行歌曲都以情愛為主題,也是過了。話又說來,這也是這年代的特色,氣運,姑且修身自理。
題外話,房中也有正淫邪淫之分。

Goldmund 發表於 2020-1-21 15:21:44

食色都是人的根本欲望,性事家家戶戶都在做,為何不可宣之於口呢?君不見飲食節目大談吃經,為什麼就不是「邪」呢?奇也怪哉!

Goldmund 發表於 2020-1-21 15:29:07

介紹你看余光中的一首詩,你判斷一下是否「邪」!

《鹤嘴锄》
——余光中
吾爱哎吾爱
地下水为什么愈探愈深?
你的幽邃究竟
有什么样的珍藏
诱我这么奋力地开矿?
肌腱勃勃然,汗油闪闪
鹤嘴锄
在原始的夜里一起一落
原是从同样的洞穴里
我当初爬出去
那是,另一个女体
为了给我光,她剖开自己
而我竟不能给她光
当更黑的一个矿
关闭一切的一个矿
将她关闭
就这么一锄一锄锄回去
锄回一切的起源
溯着潮潮湿湿的回忆
让地下水将我们淹毙
让矿穴天崩地摧塌下来
温柔的夜
将我们一起埋葬
吾爱哎吾爱

任人 發表於 2020-1-21 20:17:19

Goldmund 發表於 2020-1-21 15:21
食色都是人的根本欲望,性事家家戶戶都在做,為何不可宣之於口呢?君不見飲食節目大談吃經,為什麼就不是「 ...
聽多了看多了這些思想情感,聲聲入耳,很容易沉溺在這些情感中,助長陰火陰水太多,損耗五行的平衡。這些失衡也會在其他心性慢慢上發揮作用,在明白這些影響後,我認為少談,對合適的人才談這些事為妙。
當然,如何估算這些失衡是否嚴重,甚至稱得上邪?這條界線很難劃分,大概像古人所說的帶有邪氣?
相對而言,宣傳美食似乎影響較低。

Goldmund 發表於 2020-1-21 23:14:23

任人 發表於 2020-1-21 20:17
試從醫道還元來說,識神有三,而居下關的識神最好淫欲。而聽多了看多了這些思想情感,聲聲入耳,很容易沉 ...

則照你所言,思無邪只是為了保持五行平衡,而不是因為它不道德?這與我理解的孔門之言不合。

再者,捧出一句「文以載道」來作為權威,亦非合宜。就文學而論文學,要板起臉孔說教,亦不是所有文學家所能認同的了!

不知君意認為如何?
頁: [1] 2 3
查看完整版本: 學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