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inkingBeing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樓主: 任人

讀國史大綱

[複製鏈接]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1-30 23:34:31 | 顯示全部樓層
王安石自視過高,反對他的,他便罵他們不讀書(公輩坐不讀書耳)。說他們是流俗( 安石告神宗:「陛下欲以先王正道勝天下流俗,故與天下流俗相為重輕。流俗權重,則天下之人歸流俗。陛下權重,則天下之人歸陛下。」)。又固執不受人言。(當時謂安石有一天變不足畏,祖宗不足法,議論不足恤之狂論)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1-30 23:37:03 | 顯示全部樓層
熙寧七年四月,權罷新法,安石去位。八年二月復相,九年十月又去。以後神宗依然照著安石所定新法推行。至元豐八年神宗卒,先後一共不過十七年。即使舉朝一致,盡力推行,此等各項新制,均牽涉全國經濟民生,未必即可有穩固之基礎與確定之成效。何論其常在議論喧豗、意見水火之中?而神宗一死,新法即廢。所以王安石新法的失敗,一部分是行技術上的問題。

其實神宗獨斷,若能捉對方向,有此魄力,緩緩推行,也未必差?神宗一死,新法即廢,權在神宗,失亦在神宗。既然不得眾心,則無以為繼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1-30 23:41:15 | 顯示全部樓層
安石新政的後面,別有所謂「新學」,即三經新義,即其同時政敵,亦推尊之,司馬光謂「不合以一家之學,蓋掩先儒家。」

至於錢氏謂直到朱熹出來,他的四書集注,成為元明清三代七百年的取士標準。其實還是沿著王安石新經義的路子。

愚才疏學淺,實不知此等事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1-30 23:46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宋朝當時的南北之別比我想像中大,大概古代流通不及現代,又有地形氣候物產等等差異,影響及社會風習,人民性情,致使南北思想態度及言論風格均有不同。

一記司馬光曰:「閩人狡險,楚人輕易,今二相皆閩人,二參政皆楚人,必援引鄉黨之士,充塞朝廷,風俗何以更得淳厚?」
另一記司馬光與呂惠卿議論變法,司馬光愈論氣貌愈溫粹,惠卿怒氣拂膺,離開時尚不能說話。人言:「一個陝西人,一個福健子,怎生廝合得著!」

現代應該好一點⋯⋯?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1-30 23:56:24 | 顯示全部樓層
在學派方面,洛派(程頤)主張王霸之辨,以唐虞三代是王道,秦漢隨唐是霸道,而當重王道。「陛下當法堯舜,何以(唐)太宗為哉!堯舜之道,至簡、至要、至易,但末世學者不能通知,以為高不可及耳。」

其實所謂唐、虞、三代,只是他們理想的寄託。他們的政治見解,可以稱之為「經術派」,或「理想派」。他們主張將理想來徹底改造現實,而古代經籍,則為他們理想辯護之根據。
同時關中張載與洛陽二程相呼應,其政治理想,亦大體相似。謂:「周禮必可行於後世。治天下不由井地,終無由得平。井田至易行,但朝廷出一令,可以不笞(chī)一人而定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1-30 23:59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程顥嘗言:「治天下不患法度之不立,而患人材之不成。人材不成,雖有良法美意,孰與行之?」此乃洛學與安石根本相異處。
或許良法也要有人材配合,即如法律制度也要有培訓好的法官與律師。

【二程嘗謂:「介甫拒絕言路,進用柔佞之人,使之奉行新法。今則是他已去,不知卻留下害事。」又曰:「王氏之教,靡然而同,是莫大之患也。天下弊事一日而可革,若眾心既定,風俗已成,其何可遽(jù)改?」又曰:「介甫之學,壞了後生學者。」】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1-31 00:09:13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22-1-31 00:12 編輯

朔派是正統的北方派。他們與洛陽的中原派不同。一主理想,【洛。】而一重經驗。【朔。】一主徹底改革,【洛。】而一則主逐步改良。【朔。司馬光謂:「治天下譬之居室,敝則修之,非大壞不更造。」 】故一為「經術派」,而一則為「史學派」。

新學者以通鑑為元祐學術。政和時,詔士毋得習史學,即以斥元祐。陳了翁則雲:「變故無常,惟稽考往事,則有以知其故而應變。王氏乃欲廢絕史學,而咀嚼虛無之言,其事與晉人無異。」


----


讀經學,似後云疏通心性,讀史,則能知過往所遇何事,前人如何應對,有例可鑑。這也是我為什麼想讀國史大綱。

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1-31 00:13:30 | 顯示全部樓層
大程似乎頗見司馬光才不足負當時之艱難。
二程語錄:「伯淳道君實(司馬光)自謂如人參、甘草,病未甚時可用,病甚則非所能及。」

----

這些比喻很有趣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1-31 00:17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任人 於 2022-2-1 18:31 編輯

而溫公於伊川經筵進講,亦有不滿。
劉元成言:「哲宗嘗因春日折一枝柳,程頤為說書,遽起諫曰:‘方今萬物生榮,不可無故摧折。’哲宗色不平,因擲棄之。溫公聞之不樂,謂門人曰:‘使人主不樂親近儒生者,正為此等人也。’」

-----

哲宗在春天折一柳枝,程頤諫說,現在萬物生長,不可以無故摧折。哲宗臉色不平,擲棄柳枝。
聽到這個故事,司馬光不樂,與門人說,使人主(皇帝)不喜歡親近儒生,正是程頤此等人。

其實體會春天萬物情態,如種子發芽初萌,學習尊重,挺好,可惜哲宗不受。
至於程頤這樣做是否迂?嗯?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1

主題

513

帖子

1886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886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2-1 18:32:25 | 顯示全部樓層
「而南方人在當時,顯然是站在開新風氣之最前線。」

當今仍是?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新思園  

GMT+8, 2022-9-28 14:02 , Processed in 0.058813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